琪鹿

(六十九)


【每周四更新】


“由燕城飞往龙城的FL359航班将于20分钟后起飞,请该航班乘客带好您的行李物品,于D3检票口检票登机……”燕城市国际机场候机厅一如既往地繁忙有序,工作人员甜美动听的嗓音一遍一遍不厌其烦地重复着相同的话语。靠近2楼D3检票口站起一个身影,身披驼色双面绒风衣,鼻梁上架着一副金丝边眼镜,从头发丝到脚趾尖儿无一不精致。

他抬腕看了眼钻面钢表,一拢衣襟风度翩翩迎着安检口朝他笑得灿若桃花的空姐漫步而去,正当此时,广播里稍稍停顿了一会儿,空姐的声音更甜了,甚至还带着一丝宠溺的哄劝:“费渡小朋友、费渡小朋友,你的家长正在机场1楼咨询台等你,请...

(007)


【每周二更新】



【图源百度图片,侵删】


实习生集训从沃托标准时第二天早上6:00正式开始,以黄静姝为首的8个孩子睡眼惺忪跌跌撞撞地被陆必行轰赶着不情不愿地跟着分配教官去往训练场。作为护送老师,陆必行和随行教授团将全程观摩每天的集训进度,简言之,就是天天朝五晚九地陪着学生晒太阳。

好在第一星系地处宇宙星系带北段,紫外线强度并不怎么凶悍,入了秋甚至早早有了寒意。陆必行目送学生们叽叽歪歪抱怨着远去,站在原地伸了个优雅的懒腰,想着过一会儿是不是可以遛个号去浪……不是,去感受一下首都星沃托的风土人情。

然后,陆必行优雅的懒腰就那么定格在那么定格在半空中——不远处...

(六十八)


【每周四更新】


龙城市档案馆里安静有序,一票穿着制服的警察伏在桌前,每个人身边都放着两堆牛皮纸袋封着的文件。他们迅速而无声地对每一份资料做着清点,然后把他们分成两摞,实习警员脚不沾地地跑前跑后,把他们左手边的那一摞按照编号重新归置到档案柜里,右手边的那一摞一路小跑送去给十指在键盘上翻飞的记录员。

时间过了五点,秋日偏西。实习警员郭长城把最后一摞文件袋放回柜子里,小小地活动了一下胳膊。就在这时候,口袋里的手机突兀地响起来,他赶紧在一片哗啦啦的翻页声和“咔哒咔哒”的打字声里往高高的柜组下面一缩,压低了声音:“喂,红姐?”

电话那边祝红正在开车,副驾上坐着刚从医院...

(006)


【每周二更新】



【图源百度,侵删】


第一星系首都星沃托的白银要塞从来都在八大星系威名远扬,从第二星系开始,不管入流不入流、正规不正规,只要是军人,都会有“到白银要塞的土地上走一走、看一看”的伟大理想。那里仿佛戎马倥偬的象牙塔、铁血征程的里程碑,让无数冠以“军人”二字头衔的人身不能至、心向往之。

而与之齐名的,自然就是现任白银要塞总负责人、联盟军最年轻、也是最后一位上将——林静恒。

林静恒这个名字,在陆必行的记忆里好像只出现在家中那本泛黄的画册上——那是第八星系首都星启明星银河城一家博物馆的伴手礼,装帧精美但价格昂贵,也就糊弄糊弄人傻钱多的陆必行。画册的...

(六十七)


【每周四更新】


书上说,一世30年。赵云澜的“一世”已经过了好几年,基本算得上顺风顺水,爱情事业双丰收,没有什么不开心的。可就是那个仲秋的下午,他一口气签了3份病危通知,都是沈巍的。签到最后,赵云澜表面麻木不仁、内心血流成河:老天爷啊,不如换做是我,现下就死了。

也许是老天看在他年轻有为,觉得尚有人民群众需要他保护;也许是沈巍冥冥中听到了他的内心戏,不许他胡来。总之,下午快3点的时候,被三道病危通知封印加身的沈巍终于从手术室里推出来,没有盖白布,只是浑身插满管子,仪器滴滴作响。

在医生说完“手术很成功,马上转到ICU”之后,赵云澜两腿一软,三魂七窍都...

(005)

【每周二更新】



【图源百度,侵删】


白银要塞对于入职新兵各方面都有很高的要求——身高、体重、外貌、甚至身材各项比例都有标准数值。为了营造良好氛围美化沃托星市民的视觉体验,白银要塞以负责人林静恒上将为首,没有一个歪瓜裂枣,个个芝兰玉树。伊丽莎白·卡拉·图兰作为白银九卫队长,也算是个一等一的美女。只可惜美女如那烈火红杏,节操大概是在经年的战火中被蒸发了,出墙是家常便饭。何况,根本没有墙。

内部人员是不敢招惹图兰的——白银要塞内部人员禁止恋爱是铁律,抓到直接军法处置。伊丽莎白对此一直意见很大,私下诟病上司很长时间——她认为这条规矩是林静恒的私心...

(六十六)

【久违了各位,你鹿确认存活,复健成功!我的天鬼知道这群熊孩子让我在这漫长的两个月经历了什么,今天休假赶紧更新。下次更新时间下周四。】


电梯直通门诊部三楼,穿过走廊左拐就是手术室。赵云澜他们赶到的时候,手术室门口的顶灯还亮着,穿白大褂的护士们奔进奔出,推着赵云澜认识或不认识的仪器。

最后推进去的,是一台非常先进的除颤仪。

赵云澜医学知识有限,但再有限他也清楚除颤仪做什么用。他定在原地,漫无目的地转了两圈,手术室外的走廊很安静,张若楠照例是一身黑色西装缩在最接近门的墙角,盯着地面,皱着眉头啃指甲。

夜尊视线梭巡一圈,很快锁定了张若楠。视线扫过的那个刹那他就...

(六十五)


【每周四更新】


“本台消息,龙城东区‘一世安’疗养院刚刚发生爆炸,住院部大楼被炸毁,门诊大楼也被爆炸产生的气流波及,目前正在统计伤亡人数。据悉,本次爆炸是由疗养院医疗器械室化学试剂泄露引起的,事发时正是院方每年的例行视察会议。据可靠消息,爆炸发生时,疗养院上级单位——沈氏集团掌门人沈巍也在附近,事后被紧急送往龙城第一医院,目前情况不明……”

赵云澜是在赶往一世安疗养院的路上从车载广播里了解到大概情况的,接到电话率先赶往事发现场的祝红和大庆只在电话里和他说了个大概,这会儿听到沈巍的名字,赵云澜猛地一个急刹车踩住,汽车受了惊似的猛地停住,赵云澜往前一扑,又...

(004)


【每周二更新】



【图源百度,侵删】


从第八星系到第一星系有差不多7个航行日,陆必行带着一帮学生崽在太空飘了7天,也被他们叽叽喳喳问这问那的围着吵了7天,脑仁持续疼了7天——孩子们初出茅庐初来乍到,都是第一次和宇宙打照面,一颗星星都够他们研究半天、一粒尘埃都够他们刨根问底,陆必行贵为一校之长,为人师表是天职,再智障的问题也要耐心解答,无语只余还不能表现,着实很伤神很死脑细胞。

太空中没有白天黑夜之分,为了良好保持生物钟,机甲上自动启用昼夜自行切换模式。现下机甲里已经光线昏暗,陆必行看了看手表——沃托时间晚上7:30——由于星系中行星自转的关系,每个...

(六十四)


【每周四更新】

这章叫:舍不得性命脱不开身,巍巍狠起来,连自己都炸。


赵云澜第二天醒过来的时候沈巍不在身边,探手一摸床单也是凉的。没来由的,赵云澜心里一惊,一个咕噜钻出被子,愣了片刻,有点恍惚。卧室的窗帘只拉了内里一层,薄薄的阳光透进来,看着暖烘烘的。赵云澜的眼睛眨了眨,眼神终于聚了焦:“沈巍?”

没有人回答。

赵云澜衣服来不及穿,光着脚就往楼下跑,走到楼道平台的时候听见厨房传来“刺刺拉拉”的声音,他冲到厨房门口,一个趔趄,大拇指在门框上撞得生疼。

沈巍照例是衬衫外面套着深灰色的针织衫,系着围裙,衬衫袖口挽了三层,正背对着厨房门在料理...

1 / 37

琪鹿

林深见鹿,雾散遇我。

© 琪鹿 | Powered by LOFTER